[2019-09-12] Mira Elite Header
爸爸第一次带我去博物馆时,我才两岁。
我常常提议去探望「阿嬷」,结果不论晴天雨天,我们每个礼拜五都会去。
我想这也能帮他把我从车库抓出来吧!
但随着我长大,那一次次的探望变得愈加无足轻重。
「人们都说,时间能治愈各种伤口。但对于打从一开始就不会愈合的那种,时间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回首她的一生,我才发现自己懂的有多么稀少。
我最早的记忆是她的笑容,但对于她的梦想、向往——甚或恐惧——却全都是空白的。
而我最喜爱的,是每当我父亲忆起关于她的事情时,他眼中所闪耀出的光芒。
她仍长存于父亲的心中。
现在每次去探望父亲,我都会花上好几个小时,听他述说着关于她的故事。
我自己也想有那样值得回忆的耀眼火光。
战争的死亡人数永远无法反映事态的全貌。
条约签订之后发生的死伤,根本没有呈现在其中。
坏习惯、旧伤、回忆——这一切所造成的伤痛是如此的深远流长。
我们是永远无法感同身受的,但我们可以铭记,而若上天有灵,我们或许可以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上演。


——专家「MIRA」爱莲娜.
玛莉亚.
艾瓦瑞兹
「鉴往可以知来。唯有内省与洞察,方可带来灵感与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