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吸销毁系统和低速爆破矛——研发报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eD9fcEG2_w&feature=emb_logo

哈利:
你请我研究新进人员所带来的技术。在调查途中,我收到停终信函。以下是我在中止研究前所了解的事项。
磁吸销毁系统具备自毁电路,只要其抓住物体或外壳损伤率过高就会启动。在上个样本爆炸前,我们设法达到了37%。我曾申请更多样本,但我不期望能成功取得。
我们能确认的是,它会影响各种投射物,包括Capitão 的窒息箭矢和,这个很有趣,低速爆破矛(见下文)。因为磁吸销毁系统在爆炸前会将投射物——包含碎片、爆破弹等——拉到自身位置,磁吸销毁系统或许会对某些较为鲁莽的特勤干员造成无法预测的挑战。简单来说,如果附近有个设置巧妙的磁铁,他们可能会把自己炸飞。我们能做的不多,只能鼓励他们在突进前多收集情资(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样在过去多有成效)。
低速爆破矛又是另一个有趣的东西。刚开始有个生物识别锁彻底防止我使用步枪,但后来低速爆破矛的持有者同意替我们启用武器,只要我们允许她监督测试过程并评论研究结果。在继续阅读后续内容时,请务必记得。
低速爆破矛的力量展现在其造成的爆破和名字的缩写(L-VEL 是印度教的神矛,没有在谦虚的)。它的威力足以粉碎附近所有装置,却不会对爆炸范围内的人产生严重影响,其威力已受限至近乎投射点的周围墙面。如我所说,磁吸销毁系统能使低速爆破矛脱离预期目标,既可保留团队效用,放置不佳时也能摧毁它。
据我所知,这就是两种装置间交互作用的目的和要点:用无法想像的方式扰乱场地。因此,特勤干员本身已证实对敌方成员间的混乱特别敏锐,并能善加利用。我不会妄言这对我们的训练课程有什么影响。
你还想知道更多?那就给我无限存取权。在那之前,我什么都没法做。

虹彩小队研发总监,专家「Mira」爱莲娜.玛莉亚.艾瓦瑞兹

2019-11-07T15:06:45+0800
ELA「艺术爆炸」:身分
IANA 和ORYX——第一次接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m2Z-Slz7Ks&feature=emb_logo 

Six,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总有一天要习惯这个头衔的。
总不能大权在握却没人给你鞠躬哈腰。
不然你就会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普通人了,那样你叫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调查了一下虹彩小队的最新成员了。
Iana 非常直爽好懂——全家都是工程师,她因为无法控制的原因而离开空军,之后在学术上的表现十分优异。
要上外太空或是任何讲求技术操作的地方,都必须充分了解如何保持冷静。
她很稳定、可靠、且好猜测,但这不代表她使用的战术一成不变。
就我目前看到的结果而言,我还蛮满意的,我很期待让她在未来对战中搜集情资的难度更加困难。
Oryx 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我这么说是指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故事。
我知道他是Kaid 大力推荐来的,知道他算是要塞里面的副手,我也相信你的决定。
但是他在当地和国际间消失,毫无纪录的那15 年还是让我迟疑了一下。
我见过他了。
我算喜欢他的,又或者说,至少从他愿意表现给我看到的性格来看,我是蛮喜欢的。
他的问题就是他就像个谜一样,而我不喜欢工作中存在谜一样的东西。
这让我十分不舒服。
但作为团队的一员,比起在别的阵营,我还是宁愿他跟我同队的。
而且说真的,能够有机会在战场上更近距离的观察他,这将有助于我获得足够资料来搁下那些恐惧。
只是他们两个在同一个时间加入,这就让我有点困扰了。
一方面是一个不属于这个地球(字面意义上)的技术天才,而另一方面是一个可以只用脸就卧推150 磅的家伙。
他并不笨,她也不弱,他们只是……完全相反而已,不管是在人生经历还是世界观上面都截然不同。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喜欢制造惊喜,喜欢看人们惊慌失措的样子。
光看他们的外表,我是绝对想不到他们会是这样子的人。
我再问一次好了,虽然我不期望能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你到底是去哪里找到这些人的?
我在心理学中主要是在研究病理学的,所以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团队养成能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就是为什么你是Six。
也是为什么我要不断耳提面命地提醒你这一点。

麦尔斯
2020-02-13T14:34:45+0800
CAVEIRA「锁颈术」:揭露
「技巧、时机、杠杆。掌握以上,就能掌握对战。」
——专家「Caveira」泰娜.裴瑞拉

你为了被听见而战、为了生存而战、为了一丝机会而战,因此成长茁壮。我们都戴着面具。差别在于,我的不会随着油彩一起卸除。母亲有十位儿女——有很多张嘴靠她吃穿,有很多事情要操烦。她很坚强,所以我们也跟着变坚强,但是她累了、心烦意乱,有时我们不需要刻意作怪就会惹上麻烦了。祖母呢,她可以一眼看透你。如果你骗她的话,只有上帝帮得了你,她只需要看你一眼你就知道不妙。虽然我已经磨练讯问技巧许多年,但我是童年在祖母脚边学会的。

我花上许多时间独处。你也许会好奇家人对我是否重要。他们是否造就今日的我。我倒要反问,你觉得我是从哪弄来第一把刀的?

「你绝对不会真的遗忘自己从何而来。如果你回去了呢?结果就是戴上不同的面具而已。」
——专家「Caveira」泰娜.裴瑞拉
2020-02-21T14:18:38+0800
MIRA「鼓舞人心」:追忆
[2019-09-12] Mira Elite Header
爸爸第一次带我去博物馆时,我才两岁。
我常常提议去探望「阿嬷」,结果不论晴天雨天,我们每个礼拜五都会去。
我想这也能帮他把我从车库抓出来吧!
但随着我长大,那一次次的探望变得愈加无足轻重。
「人们都说,时间能治愈各种伤口。但对于打从一开始就不会愈合的那种,时间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回首她的一生,我才发现自己懂的有多么稀少。
我最早的记忆是她的笑容,但对于她的梦想、向往——甚或恐惧——却全都是空白的。
而我最喜爱的,是每当我父亲忆起关于她的事情时,他眼中所闪耀出的光芒。
她仍长存于父亲的心中。
现在每次去探望父亲,我都会花上好几个小时,听他述说着关于她的故事。
我自己也想有那样值得回忆的耀眼火光。
战争的死亡人数永远无法反映事态的全貌。
条约签订之后发生的死伤,根本没有呈现在其中。
坏习惯、旧伤、回忆——这一切所造成的伤痛是如此的深远流长。
我们是永远无法感同身受的,但我们可以铭记,而若上天有灵,我们或许可以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上演。


——专家「MIRA」爱莲娜.
玛莉亚.
艾瓦瑞兹
「鉴往可以知来。唯有内省与洞察,方可带来灵感与契机。」

2019-09-12T07:01:32+0800
SMOKE 的「血红砒霜」:来自化学家的建议
「救你一次,是我丢脸。救你两次?嗯,那你就是家人,家人之间不计较。」

他们说我会永远一事无成。
他们说如果我不受教,就永远学不会值得了解的事情。
嗯,我告诉你们,
那全是狗屁
你们必须苦撑多年,任由他们把希望你有的想法灌满你的脑袋,就只为换得一张梦想证书。
很值得,是吗?
我会告诉你们什么才叫值得
你们要去外头闯荡、
永不退缩,然后将来有一天,某个不记得自己曾经把你们赶出教室的教授,就会请你们回去鼓励后辈。
你们都很幸运,我在游戏里曾经历的风浪不比那些自命不凡的年轻人少,所以你们最好拿出全力表现,成为超猛绝佳高手。


我会等着你们。

——物理与理论化学荣誉博士学位得主,波特.J
2019-08-22T11:16:10+0800
爪钩与火山护盾——研发报告

「哈利:
我知道我们的新特勤干员可以透过钩爪大幅提升速度,但我从未想过这会对我们训练对战的节奏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以我这种没多少经验的人来说,爪钩只是爬墙或穿过封阻窗时能稍微方便一点的方法。但对她来说却宛如肢体的延伸。不论是她摆动腿部,还是缩起双臂的方式,一切都是为了让她的行动更加敏捷灵活。我不该一对一挑战她的。在重新对战时,每一次,她都能用我反应不及的速度,从我预料之外的角度击倒我。我必须适应她的节奏才行。

我唯一感到安慰的地方是,她在对手分心时的表现是最好的。如果她选择猛攻,肯定会被正面反击。而这会是她自找的。但至少现在,以她的无法预测性来说,她肯定能够将我们的习以为常的训练搞得天翻地覆。我等不及了。

我们另一名新特勤干员很特别。他很安静,但体贴。他的发明也是如此,而我并不惊讶。如果你低估或误判他和他的发明,就会被迅雷不及掩耳地解决掉。

我会建议多于一人来防守他。我们有摄影机,也会仔细查看,但依旧不得不留意火山的存在。另外,这也相当令人钦佩。 Smoke 的「有毒宝贝」能阻止他人靠近,效果也很好,但只要一次无预警的爆炸,让你在瞬间迷失方向,那一刻你对任何攻击都毫无抵挡之力。若是我就站在镜子后,不受爆炸影响,我只需要这一瞬间就能解决对手。

你会问他们准备好了没有。他们早已准备好了。至于他们会怎么改变我们应对彼此的方式,我们只要等着看就行。


——专家 Elena “Mira” María Álvarez,虹彩小队研发总监
2019-08-22T11:12:51+0800